waiting-肆

懒癌严重...拖稿我也很不好意思😢

末世(一)


“3....点钟方向.”
“2点钟...方向.”
“5...点钟方....向”

超市的广播系统持续传来TM的电子人声,电流脉冲时断时续,导致TM的声音显得有的疲乏无力. Shaw手持USP按照提示不断将子弹送入身前的阴影里,三只僵尸发出凄厉的嘶喊,借着惯性又往前俯冲几步,带倒一片货架才轰然倒地.红白色的黏液自他们脑袋上的枪眼中向外渗着,和跌碎的瓶瓶罐罐中缓缓流出的果酱混合在前面一起。
“Boys,did't your mothers tell you never iterrubpt others when they are eating?” Shaw咽下最后一口薰肠,随手又从货架上抽了几根塞进口袋,这才跨过脚下的三具尸体,沿着地上的黄色标识向前走去.
她穿过一道卷帘门,来到一间门窗紧锁的办公楼前. 当然,如果那块布满抓痕,已然破了个大洞的门板也能叫“门”的话.有一只僵尸头朝内卡在那个门洞中,蜷曲着的手脚还在阵发性抽动,看来才刚刚送了命.
Shaw 伸手抓住那具僵尸的左臂,用力朝后一扯,那具尸体摇晃着朝后倒下,颈部空空荡荡,只留下粗糙的切口.
Shaw挑了挑眉,看来里面幸存的人并不是坐以待毙的、只会尖叫的小绵羊. 这让她稍稍提起了点兴趣.
抬脚踹开破败的木门,Shaw一眼就看见躺在地上面目狰狞的头颅,顺势一脚将其向旁边踢去,正好停在了某个瑟瑟发抖的男人面前. 男人怪叫一声,脸色惨白,一副随时就要晕过去的模样. Shaw翻了个白眼,试图不去理会那刺耳的叫声.
这是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子,沿着墙并排放着几排铁质货架.3个幸存者裹着毛毯坐在房间右侧的角落,周围散落着一些饼干包装袋和塑料瓶.
看到Shaw,坐在中间的女人显得有些激动,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,朝着Shaw的方向挪了两步:“你是来...救我们的?”
“ 我猜是的.” Shaw注意到女人手里正拿着一把斧子,上面暗红色的液体还未干涸.
“你干的?” Shaw朝地上的头颅撇撇嘴.
“是...是的. 刚刚有几个....额...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有多少....”
“四个,除掉门口的无头骑士.我在入口处干掉三个.”
“嗯..嗯..门口的那个把头探了进来,试图用手去打开门。我...我们吓坏了,于是我用斧子...” 女人似乎还有些惊魂未定,磕磕绊绊的往外蹦着单词.
“Wait. 你刚刚说无头骑士试图伸手开门?” Shaw不是个情绪容易起伏的人,但现在她确信自己的脸上正表露出类似的表情.
“是...是的.”
“你们都看见了?” Shaw 望向另外两人,期待听到相反的回答.不过似乎现实更喜欢在你糟糕的时候再推一把,“是的,我们都看到了.”
Holly shit. Shaw暗暗在心里骂了句脏话,按下无线电通话开关.
“Root,Are you there?”
“Hey,sweetie~ You miss me?” Root 特有的慵懒魅惑的声线从另一头传来,Shaw甚至能想象到她此刻正弯着嘴角,眼里都是笑意. Shaw的心有些痒痒的,不过现在不是时候.
“你和Finch的担忧成真了...它们似乎变聪明了”
“.....”无线电那一头是预料中的沉默,不过沉默并没有维持太久.
“ 我们需要马上赶回去,告诉Finch这个消息...”




评论(10)

热度(24)